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風騷大奶小姨子
風騷大奶小姨子

風騷大奶小姨子

“姐夫,你先別洗了!

  一個長相清純可愛的女生,撒嬌似的說道。

  她的面前有一個男人,正蹲在洗臉盆前,洗著衣服。

  聽到這句話后,男人放下了手里的東西,他擦了擦手,有些臉紅的說道:“青絲,你怎么忽然叫我姐夫了...”

  男人名叫秦城,三年前入贅林家。

  而結婚整整三年以來,林青絲從來沒有叫過他一聲姐夫!每次都是呼來喚去,連名字都沒叫過。

  林青絲晃了晃她的雙腿:“哎呀,人家這不是痛改前非了嘛!”

  秦城紅著臉,小聲問道:“你叫我有什么事嗎?”

  林青絲眨巴著她如水般的眼睛,笑嘻嘻的說道:“姐夫,你來我房間一趟,我有點事情要你幫忙!

  說完這句話,林青絲扭頭便跑了開來。

  對于林青絲的命令,他不敢忤逆,只能擦了擦手,向著林青絲的房間里走去。

  “我后背有點癢,夠不著,你幫我撓撓唄?”剛進屋,林青絲便拉著他的胳膊,把他拽了過來。

  秦城一個趔趄,沒站穩,整個身體都傾倒在了林青絲的身上。

  這個時候,林青絲忽然勾住了秦城的脖子,在他耳邊小聲說道:“我知道我姐對你不好,結婚三年也不讓你碰,你早就受不了了吧?”

  秦城心臟頓時怦怦直跳,她的這句話,無疑在刺激著秦城的大腦。

  結婚這三年,秦城的確早就受不了了。

  更何況,這林青絲冰肌玉骨,環肥燕瘦,換做任何一個男人,都抵抗不住她的魅力。

  “秦城,你這畜生在干什么!”正在這時候,房間的門忽然被踹了開來。

  隨后便看到林青絲的姐姐林傾城走了進來。

  她一邊用手機拍著這幅畫面,一邊聲嘶力竭的大喊。

  秦城急忙慌亂的起身,匆忙解釋道:“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是青絲...她說她后背癢...青絲,你趕緊解釋解釋啊!”

  然而,此時的林青絲卻換了一副臉色。

  她滿面惶恐的說道:“你這畜生,我可是你小姨子,你怎么能做出這種事兒!”

  秦城頓時張大了嘴巴,滿面錯愕。

  “你...你在胡說什么?剛剛明明是你讓我進來的啊!”秦城著急的解釋道。

  “放屁!我看見你就惡心,怎么會讓你進我的房間!”林青絲矢口否認,一臉刁蠻的說道。

  秦城瞬間明白了,這顯然是林青絲的陰謀,她這么做,就是為了陷害秦城。

  “你還有什么想說的!绷謨A城冷著臉說道。

  秦城咬了咬牙,他望著林傾城說道:“這是你們姐妹倆的陰謀吧?”

  林傾城一愣,隨即大怒道:“你胡說八道!我怎么會拿我親妹妹冒險!怎么,自己做的事兒,自己不敢承認嗎!”

  秦城苦澀的笑道:“你們不就是想讓我凈身出戶嗎,用得著費這么大的力氣嗎...”

  林傾城的臉色頓時有些不太好看。

  很顯然,被秦城給說中了。

  林傾城收起了手機,不耐煩的說道:“既然知道,就趕緊收拾東西走人吧,待會兒咱們就去把離婚證領了!

  秦城什么話都沒說,他一臉疲倦的走了出去。

  這三年以來,秦城在林家任勞任怨,可林家的人都想把秦城趕出去!

  若不是林家老爺子百般阻攔,二人又怎么會走出今天!

  這三年來,秦城也累了。

  只是...有些對不起林老爺子了。

  自幼便無父無母的秦城,是林老爺子出錢養大的。

  而秦城也記住他的這份恩情,所以,無論林家人怎么對待他,他都認了。

  只是到現在秦城都想不清楚,林老爺子為什么執意要把孫女嫁給自己?

  想不清楚,秦城便也不想再繼續想下去了。

  他無力的走在大街上,猶如一只跳梁小丑般可笑。

  另外一邊,得手的林家二姐妹一臉興奮。

  “總算把這個窩囊廢趕出去了!”林傾城笑嘻嘻的說道。

  林青絲連連贊同道:“就是,也不知道爺爺怎么想的,居然讓你嫁給那么個廢物!”

  “好啦,不說這些了,趕緊把這個視頻交給爺爺,我就不信爺爺還不同意我們離婚!”林傾城有些興奮地說道。

  林家別墅。

  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臉色鐵青。

  “爺爺,這畜生居然對我妹妹做出這種事兒,簡直傷天害理!這次我必須和他離婚!”林傾城一臉憤恨的說道。

  一旁的林青絲佯裝委屈的說道:“是啊,爺爺,你可一定要把他趕出林家啊!不然誰知道他以后會做出什么事兒來..”

  看到一臉委屈的二姐妹,林老爺子卻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

  他咬著牙說道:“這一定是你們搞的鬼吧?”

  林傾城一愣,急忙搖頭道:“爺爺,你說什么呢,我們怎么會做出這種事兒啊...”

  “就是啊,爺爺,您是不是糊涂了,我們怎么會拿自己的身體去冒險...”林青絲跟著辯解道。

  林老爺子卻一臉絕望,他癱倒在藤椅上,低聲呢喃道:“你們知道他是什么人嗎....你們...糊涂啊!”

  林家二姐妹互相對視了一眼,眼神中滿是不解之色。

  “本想帶給林家一場造化,罷了,罷了,是我林家沒有這個福分...”林老爺子癱在藤椅上,仿佛一瞬間蒼老了幾十歲。

  “爺爺,你到底在說什么啊...”林傾城小聲說道,“這秦城不就是你撿回來的一個野種嗎....”

  林老爺子躺在床上,滿面苦笑,思緒也隨之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當年的林家,不過是海邊的漁民,和富豪毫不沾邊。

  直到那一天,出海打魚的林老爺子,見到了一個陌生的男人。

  他矗立在海面上,抬手間,便可翻云覆雨,令天地變色。

  一雙瞳孔仿佛來自九幽地獄,令人膽戰心驚!

  林老爺子親眼看到,這個男人手里提著一個龍頭。

  真正的龍頭。

  那一瞬間,林老爺子仿若見到了真神,他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連連跪拜。

  也正是這個男人,賜予了林家一場造化,林家才有了今天的局面。

  而秦城,就是那個男人的兒子!

  親兒子!

  那個男人說過,傷勢養好以后,便會回來帶走秦城。

  一眨眼,便是二十余年。

  盡管已經過去了數十年,可回憶起當年那一幕,林老爺子的眼睛里還是不自覺的閃過了一抹驚恐。

  這些話,他從來沒對別人說過。

  就算說了,也不會有人相信。

  他匆忙起身,一臉凝重的說道:“無論你們說的是真是假,也不管秦城到底做沒做過,我都不允許離婚!更不允許他離開秦家!”

  “爺爺,你說什么呢!”林青絲聽到這話,頓時羞憤的跺腳。

  正在這個時候,秦城從門外走了進來。

  看到走進來的秦城,林青絲眼睛一亮,她急忙跑過去,拽著秦城的胳膊說道:“你趕緊告訴爺爺,你已經答應跟我姐離婚了!”

  秦城看了林青絲一眼,他什么話都沒說,而是徑直走到了林老爺子面前,垂著頭,叫了一聲爺爺。

  看到秦城后,林老爺子匆忙起身,伸手拉著秦城的手腕,笑意盈盈的說道:“誠誠,你什么都不用說了,爺爺相信你!

  秦城卻搖了搖頭,苦笑著說道:“爺爺,我這次來...是向您道別的!

  林老爺子聞言,臉色頓時一變,他有些著急的說道:“誠誠,你胡說些什么呢!爺爺知道你受了委屈,我現在就讓她倆給你道歉!”

  “讓我們道歉?憑什么啊!”林家二姐妹一臉不服氣的說道。

  “你...”林老爺子剛要出言訓斥,秦城便無力的揮了揮手。

  他一臉苦澀的說道:“爺爺,我知道我配不上傾城,也知道您的恩情我永遠都還不完,所以,結婚這三年來我任勞任怨,毫無怨言!

  “可是...這種生活,我受夠了,真的受夠了!

  “在林家,我連一個傭人都不如,所有人都沒有正眼瞧過我,連吃飯都不能和她們一桌!

  “您的恩情,我一輩子都不敢忘,但林家……我真的不想再待下去了!

  說完,秦城彎下了腰,對林老爺子深深地鞠了一躬。

  隨后,他扭頭便走。

  林老爺子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么,卻發現如鯁在喉,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走出林家的大門,秦城第一次感覺這么輕松。

  屈辱的生活,總算在今天,徹底結束了。

  “從今天起,我再也不要活的這么窩囊了!”秦城在心里暗暗發誓。

  正在這個時候,不遠處有四五個人手持棍棒,快速跑了過來。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林青絲的男朋友,趙山。

  趙山是個標準的紈绔子弟,在社會上交往了一幫狐朋狗友,據說之前為了幫林青絲出氣,打斷了別人一條腿!

  所以,看到趙山的時候,秦城心里有些緊張。

  “小子,沒看出來啊,你不但窩囊,還他媽是個畜生!”趙山走過來便抓住了秦城的衣領,把他按在了墻上。

  秦城咬了咬牙,他解釋道:“我沒想碰她!

  “這么說是她勾引你了?”趙山臉色一寒,抬手一巴掌就扇在了秦城的臉上。

  秦城臉有些發紅,他硬著頭皮說道:“趙山,我已經離開林家了,從今以后再也不會和林青絲見面...你松開我!

  “松開你?”趙山嗤笑了一聲,“那豈不是白白讓你碰我女朋友了?”

  說完,他揮了揮手,身旁的幾個人便拿著棍子圍了上來。

  “給你個機會,要么去給林青絲跪下,道個歉,要么我就打斷你一只手,自己選吧!壁w山挖了挖鼻孔,一臉傲慢的說道。

  秦城咬著牙說道:“趙山,你別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趙山抬手又是一巴掌打在了秦城的臉上,“你他媽少跟我廢話,你跪不跪?”

  秦城臉色異常難看,他已經下定決心,再也不要活的那么窩囊!

  于是,他咬著牙說道:“有本事你就打死我!”

  “我草你媽!”趙山聞言,頓時勃然大怒,一腳便踹在了秦城的肚子上。

  秦城倒退了兩步,他第一次握緊拳頭,狠狠地向著趙山的臉上砸去。

  可秦城天天在家洗衣做飯,身上哪有幾分力氣?

  這一拳下去,非但沒有威脅到趙山,反而徹底把他給激怒了。

  “你他媽還敢還手?媽的,給我打!”趙山一聲令下,那四五個人頓時蜂擁而上。

  棍棒如同雨點一般,不停地落在秦城的身上。

  秦城只能抱著頭,不停地躲閃。

  很快,他的雙臂便開始變得麻木,漸漸地失去了知覺。

  沒一會兒,雙手便無力的垂了下來。

  “嘭!”

  終于,在頭頂挨了一棍后,秦城徹底站不住了。

  鮮血,順著他的額頭一滴滴的流了下來。

  他的意識漸漸地開始模糊,疲倦的感覺襲遍全身。

  “好想睡一覺啊...終于解脫了嗎...”倒下之前,秦城第一次感覺這么輕松。

  世界陷入了一片漆黑,黑暗中,似乎有點點光亮。

  “窩囊廢!

  昏厥中的秦城,迷迷糊糊的聽到了一道陌生的聲音。

  “誰?誰在說話?!”聽到這道聲音,秦城頓時有些慌亂的在心里大喊了起來。

  “身為龍之子,卻活的這么窩囊,簡直是在給我丟臉!蹦堑缆曇粼俅雾懥似饋。

  隨后,他的面前開始呈現出一副又一幅的畫面。

  這幅畫面里血流成河,尸橫遍野,整個世界,仿佛被黑氣給包裹著,猶如人間煉獄一般,令人驚悚不已。

  而在畫面的盡頭,有一個男人站在山巔,冷冷的俯視著這一切。

  君臨天下的氣質,猶如君王一般,讓人忍不住頂膜禮拜。

  然而,這幅畫面卻讓秦城毛骨悚然。

  他驚恐的看著這個男人,聲嘶力竭的大喊道:“你...你到底是誰!我這是在哪兒!”

  那個男人一言不發,只是冷冷的盯著秦城。

  片晌過后,他才緩慢的開口道:“我若是有其他兒子,定不會把傳承交給你!

  兒子?

  秦城心里一驚,這個人,就是自己素昧平生的父親?

  他望著這個高大的男人,一股莫名的親切感油然而生。

  “您...您是我父親嗎...”秦城失聲大喊。

  這么多年,他做夢都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可林老爺子從來沒有告訴過他。

  而秦城不止一次在夢境中與自己的父母相會,可每一次,父親總是背對著自己。

  那個高大的身影,與面前的這個男人緩緩重合。

  “父親!”這一刻,秦城徹底忍不住了,他甚至顧不上腳下尸骸帶來的恐懼,拼命地向著這個男人跑去。

  可無論秦城怎么努力,兩個人的距離卻依然遙不可及,甚至未近半步!

  那個男人就這樣靜靜的看著秦城,片刻后,他緩緩的說道:“自今日起,就由你來繼承我的傳承,希望不不要讓我失望!

  說完,他便轉過身去,再次背對著秦城。

  任由秦城拼命地大喊,這個男人也不曾回過頭。

  那道身影顯得高大,又有幾分落寞,他靜靜地望著這片世界,似乎有些留戀與不舍。

  很快,秦城面前的畫面開始崩塌,父親的身形,也開始一點點消失。

  “父親...你不要走...”秦城拼命地大喊,眼淚在一瞬間決堤。

  “父親,求求你不要走...”秦城雙腿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這些年,他從無數次幻想,若是自己的父母還活著,該有多好。

  那樣的話,就不會再有人這么欺負自己了吧?

  對于親情,他實在太渴望了。

  終于,面前的場景開始一點點潰散,很快,他的眼前再次陷入了一片漆黑。

  ...

  等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了一張巨大的雙人床上。

  旁邊是古香古色的衣物柜,前面則是實木的黃花梨桌椅。

  “你醒了啊!边@時候,秦城的旁邊響起了一道聲音。

  抬眼望去,只見一個雙腿修長、膚如凝脂的少女正站在一側。

  “你是?”秦城有些狐疑的看著她。

  她擺手道:“我看你躺在街上沒人管你,就把你送去了醫院,但奇怪的是,你受了這么重的傷,醫生居然說沒事兒!

  秦城錘了錘自己的腦袋,不禁在心里嘀咕道:“莫非是因為...那個夢境?”

  正在這時候,秦城的腦海里浮現出一道又一道的金光。

  光芒中包裹著各式各樣的功法、秘籍。

  有醫學圣典、修仙秘術、當世玄術...

  而在他的丹田當中,更是有一股碧綠色的氣息,如游龍般起起伏伏。

  “傳承?”秦城猛然驚醒,“這就是父親的傳承么?”

  想到這里,他不禁大喜過望。

  看來方才那一幕幕畫面并非是夢境!

  “蘇小姐,李醫生到了!边@時候,門外走進來了一個保姆打扮的女人低聲說道。

  蘇小姐點了點頭,隨后她看了秦城一眼,說道:“既然你醒了,我也就不多管你了!

  秦城連忙從床上站了起來,低頭說道:“多謝你把我帶回來...”

  蘇小姐白眼道:“廟里的和尚說了,要想救人,也得多做善事,我也是為了我爺爺!

  說完,她攤了攤手,便準備出去。

  “那個...你叫什么名字?”秦城大喊道。

  蘇小姐看了秦城一眼,擺手道:“名字就不必知道了,大家只是萍水相逢,以后或許不會有見面的機會!

  扔下這句話后,蘇小姐扭頭便走了出去。

  秦城忍不住苦笑著搖了搖頭。

  他也沒有好意思再多做停留,便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走了出去。

  門外,是一個巨大的私人花園,旁邊還停著三輛豪車。

  看得出來,蘇小姐的條件很優越。

  而在花園的中心處,擺著一副白色橡木的桌椅。

  一個老人與一個醫生打扮的人正坐在那里攀談著什么。

  那位老人頭發花白,看起來極為虛弱,像是得了什么重病一般。

  “李醫生,我爺爺的病就靠您了!碧K小姐走過去,客氣的說道。

  被稱作李醫生的人微微點頭,淡笑道:“您不必擔心,我已經為蘇老先生看過了,他只是精神虧損,陽氣虛缺,先吃幾服藥看看!

  蘇小姐聞言,頓時大喜過望,滿面感激的說道:“真的太感謝您了!”

  李醫生淡笑道:“治病救人是我的天職,您不必太客氣!

  說完,他便準備為蘇老爺子配藥。

  “李醫生,您是不是看錯了?”正在這時候,一旁的秦城忽然開口說道。

  李醫生眉頭一皺,他打量著秦城說道:“你是哪位?莫非你也是醫生?”

  蘇小姐也蹙眉道:“你怎么還不走?”

  “李醫生,您別誤會,他只是我一個...朋友!碧K小姐只能隨便找了個理由。

  秦城有些著急的解釋道:“我雖然不是醫生,但我能看得出來,這位老先生有生命危險!”

  他清楚地看到,蘇老爺子的身前圍繞著一團團黑氣。

  這股黑氣,與夢境中那副畫面里的黑氣一模一樣!

  “胡說八道!”李醫生頓時勃然大怒,“怎么,你是在懷疑我的醫術?蘇小姐,您要是信不過我,我現在就可以走!”

  蘇小姐頓時急了,她氣憤的看著秦城,說道:“你再敢胡說八道,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秦城張了張嘴,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只能乖乖的站在一旁,一言不發。

  正在這個時候,躺在藤椅上的蘇老爺子忽然劇烈的抖動了起來。

  隨后便看到他滿面痛苦,呼吸困難,整張臉都變成了醬紫色。

  “李醫生,這是怎么回事兒?”蘇小姐頓時焦急的問道。

  李醫生也有些慌亂的說道:“我...我也不知道啊,這剛剛還好好的,怎么忽然..忽然就這樣了!”

  “那你還不趕緊救人!”蘇小姐厲聲呵斥道。

  李醫生手忙腳亂的跑到了蘇老爺子的身前,然而這時候,蘇老爺子卻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仿佛昏厥了一般。

  這下李醫生頓時更慌了,他手足無措,站在那里甚至都不知道該干些什么好。

  “你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救我爺爺!”蘇小姐焦急的說道。

  李醫生慌亂的說道:“蘇...蘇小姐,您還是趕緊送老爺子去醫院吧,這里沒儀器,我...我也沒辦法啊...”

  實際上這李醫生心里很清楚,就算現在把蘇老爺子送去醫院也來不及了。

  蘇小姐咬了咬牙,她來不及多想,揮手喊道:“送我爺爺去醫院!”

  “等等!”

  正在這時候,秦城忽然喊了一聲。

  他攔住了蘇小姐的去路,搖頭道:“蘇小姐,現在送醫院根本來不及,老爺子很有可能死在半道上!

  蘇小姐聞言,水靈靈的大眼睛頓時一瞪,眼神之中滿是憤怒之意。

  “你最好別在這里胡說八道!”蘇小姐怒著臉說道,“你趕緊給我讓開,要是我爺爺出了事兒,你負擔不起!”

  秦城知道蘇小姐不會相信他,但蘇小姐畢竟是自己的恩人,他絕不可能見死不救。

  于是,秦城只能用近乎氣球的語氣說道:“蘇小姐,給我五分鐘時間,我保證讓蘇老爺子起死回生!如果蘇老爺子有任何意外,我以命相抵!”

  “瞎扯,蘇老爺子現在的狀況恐怕連一分鐘都堅持不下去,還五分鐘?真是滿口胡言亂語!”一旁的李醫生忍不住冷冷的嘲諷道。

  秦城掃了他一眼,冷笑道:“既然一分鐘都堅持不下去,那你覺得送醫院還來得及么?”

  李醫生面色一僵,瞬間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

  他趕緊閉上了嘴巴,悻悻的站到了一旁。

  蘇小姐冷眼看著李醫生,眼神中滿是怒火。

  隨即,她望向了秦城,深吸了一口氣道:“如果你能救活我爺爺,我蘇家會記住你這個恩情!

  秦城什么話都沒說,他的腦海中閃過了一抹還魂術的信息。

  隨后,他走到了蘇老爺子的身前,將雙手放在了蘇老爺子的額頭上。

  緊接著,他體內那股碧綠色的氣息便開始急躁的涌動,順著秦城的手上,向著蘇老爺子的額頭灌溉而入。

  還魂術對靈氣的消耗極大,剛剛接受傳承的秦城,顯得十分吃力。

  伴隨著體內氣息的消散,秦城的身體也變得愈發虛弱,不一會兒,額頭上便涔出了一滴滴豆大的汗水。

  這期間,蘇小姐在一旁坐立難安,滿面焦急,多次想要出生詢問,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終于,在靈氣徹底消散的那一刻,還魂術總算是完成了。

  秦城累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虛弱的體力,讓他幾近昏厥。

  “你在干什么?!”蘇小姐又急又氣的說道,“這就是你說的救人?!”

  秦城張了張嘴,想要解釋,卻發現他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我好心好意救你回來,你居然敢害我!”蘇小姐悲憤交加,那眼神恨不得殺了秦城。

  “你們幾個,給我看好他,別讓他跑了!剩下的人跟我一起送我爺爺去醫院!”蘇小姐冷聲說道。

  幾個保鏢立馬走到了秦城身前,作勢就要按住秦城。

  “咳咳!”

  正在這個時候,蘇老爺子忽然咳嗽了一聲。

  這一聲咳嗽,頓時讓現場都凝固了。

  率先反應過來的,自然是蘇小姐,她快步跑到了蘇老爺子面前,彎下身子扶起老爺子,激動的眼淚幾乎都要流了出來。

  “爺爺,你現在感覺怎么樣?”蘇小姐抱著老爺子問道。

  蘇老爺子皺了皺眉頭,他從地上緩慢的坐了起來,隨即望向了李醫生,略帶感恩的說道:“李醫生不愧是名醫,這個情,我蘇家記住了!

  李醫生顯得極為尷尬,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不是他救的!边@時候蘇小姐解釋道,“是那個小伙子救得你!

  蘇老爺子一愣,他吃驚地望著秦城,笑道:“年輕人,你也是醫生?”

  “我...我不是醫生!鼻爻遣恢涝撛趺唇忉,總不能說自己會還魂術吧?

  這下蘇老爺子更加狐疑了,他望著秦城許久,隨即笑道:“才不外漏,呵呵,我懂,不管怎么說,你救了我一命,便是我蘇某人的恩人,這個情,我會記住的!

  秦城連連擺手說道:“您不必客氣,要不是蘇小姐把我從路上撿回來,我可能都死在路上了!

  蘇小姐笑著走到了秦城面前,說道:“哎呀,我那只是順手的事兒,就算是換做別人,也一樣會救你的!

  秦城站在那里,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過來坐吧!碧K老爺子對秦城招了招手。

  秦城也不好意思拒絕,便走過去坐了下來。

  “重新認識一下,我叫蘇婉!边@時候,蘇小姐忽然伸出她纖細的手,笑意盈盈的說道。

  蘇婉的手指盡管很細,但握在手里既柔軟,又溫暖,再加上蘇婉那溫柔的笑容,讓秦城一時有些失神。

  “咳咳!边@時候蘇老爺子在一旁咳嗽了一聲,秦城這才回過神來,他連忙說道:“啊,我叫秦城!

  “秦城...嗯,好名字!逼邢 關注徽信公眾,號[漫玉文學] 回復數字36,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蘇老爺子摸著自己的胡須,意味深長的說道。

  簡單的交談過后,秦城得知蘇老爺子早些年是軍人出身,當年更是經歷過戰役,身上留下了不少的舊傷隱疾。

  伴隨著年齡的增長,蘇老爺子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近幾年更是處于垂危之態。

  “秦城,我爺爺還能活幾年?”蘇婉眼神既有些擔憂,又隱隱帶有幾分期盼。

  “這...”秦城一時啞然,他又不是醫生,哪能知道蘇老爺子的壽命。

  “生死有命,不必過分在意!碧K老爺子擺了擺手,笑的頗為灑脫,“不說這些了,今晚我會吩咐人準備晚宴,留下來一起吃吧!

  秦城急忙起身,剛要說話,他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拿起手機一看,發現來電人是林傾城。

  他皺了皺眉,最終還是沒有接。

  不一會兒,林傾城發來了一條短信:秦城,你現在在哪兒?趕緊給我滾回來,咱們把事情說清楚!

  看到這條短信,秦城不禁苦笑了一聲。

  說清楚?這種事,又如何說得清楚?

  “蘇老爺子,蘇小姐,我還有點事,要先回去一趟!鼻爻瞧鹕碚f道。

  蘇老爺子笑著點頭道:“好,婉兒你去送送秦小兄弟!

  蘇婉連忙應聲,她伴在秦城一側,往門外走去。

  秦城剛走,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便走到了蘇老爺子面前。

  “去查查他的底細!碧K老爺子沉聲說道。

  “是!蹦悄腥宋⑽Ⅻc頭,隨后便退了下去。

  蘇家別墅的門口,站著一對青年男女。

  女人氣質非凡,恍若仙女;而男人則顯得有幾分勞累。

  “秦城...”蘇婉站在門前,眼神中帶有幾分祈求。

  秦城連忙看向了蘇婉,有些緊張的說道:“蘇小姐您還有什么事嗎?”

  蘇婉盯著秦城,大眼睛隱隱有些濕潤。

  隨即,便看到她抓住了秦城的胳膊,有些祈求的說道:“我知道我爺爺的身體,他已經風燭殘年,活不了多久了,你...你救救我爺爺,好嗎?”

  “我...”秦城顯得有些為難,他壓根就不是醫生,又怎能答應蘇婉的請求?

  秦城本打算拒絕,可當他迎上蘇婉那如水般的目光后,卻怎么都說不出口。

  “我父親留下的傳承那么多,我就不信救不活一個凡人!”秦城在心里暗想道。

  隨后,他抬頭望向了蘇婉,點頭道:“我試試吧!

  蘇婉聞言,頓時喜出望外,她抓著秦城的胳膊,興奮地說道:“秦城,謝謝你!我一定會記住你的這個恩情!”

  這是秦城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活著,也是第一次有人向他表達感激。

  他忍不住苦笑了一聲,隨后擺手道:“我也不敢打包票...”

  這時候,林傾城催促的電話再次響了起來。

  秦城連忙跟蘇婉揮手道:“我先走了,要是有消息,我會盡快聯系你的!

  “我開車送你!”蘇婉連忙說道。

  “不...不用了!鼻爻羌泵芙^,隨后頭也不回的跑了開來。

  自從得到了父親的傳承之后,秦城便感覺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曾經孱弱不堪的身子,如今一口氣跑了數里路都覺得精力充沛。

  數十分鐘后,秦城來到了林家的門口。

  此時林家的門口停著一輛陌生的奔馳轎車,秦城倒沒有多想,便快步回到了家里。

  沙發上,林家眾人正圍坐一團,除此以外,還有一個陌生的青年。

  這青年身材高大,儀表堂堂,一看便是青年才俊。

  “你這廢物死哪兒去了?”剛一進門,林傾城便沒好氣的罵道。

  而一旁的林青絲眼神中閃過了一抹驚訝,很顯然,她知道秦城被打的事情。

  秦城習慣性的撓了撓頭,說道:“剛剛在外面出了點事,去了一趟醫院,我...”

  “行了行了,我沒心情聽你講故事!绷謨A城不耐煩的打斷了秦城。

  隨后,她有些刻薄的說道:“既然你已經答應要離開林家了,那我們今天就去把離婚證領了吧!

  秦城下意識的看向了那位青年,眼神中不禁浮現起一抹冰冷。

  盡管他對林傾城早已不抱希望,可他沒想到林傾城會這么絕情。

  就算是養條狗,三年也該養出感情了,更何況自己伺候了她整整三年!

  “哦,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山水集團楊義楊總!绷謨A城看到秦城的目光后,毫不避諱的說道。

  “你好,早就聽傾城提起過你,今天可總算是見到了!睏盍x笑著說道。

  秦城沒有理會,而是冷冷的望著林傾城,說道:“你要嫁給他,是么?”

  林青絲一愣,隨即哼聲說道:“沒錯,實話告訴你吧,我和楊義早就在一起了,只是沒告訴你罷了,既然你已經答應離開林家,那正好,我們今天順便去把結婚證領了!

  聽到這句話,秦城的臉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

  他死死的握著拳頭,眼睛里布滿了血絲。

  “林傾城,我伺候了你們整整三年,你居然背著我和別的男人在一起?”秦城幾乎是咬著牙說出的這句話。

  林傾城嗤笑道:“你也算個男人?再說了,我也從來沒把你當做我老公啊,所以,嚴格意義上來說,我并沒有背叛你!

  說到這里,林傾城頓了一下,繼續道:“當然了,你要覺得自己被綠了,我也無話可說!

  “你!”秦城臉色愈發的陰冷。

  “少廢話!”林傾城似乎不想再繼續糾纏下去,她拿出了一份離婚協議拍在了桌子上,趾高氣揚的說道:“你要是不想受辱,就趕緊簽了這份離婚協議!當然,就算你不簽,也礙不住我和楊義在一起!

  楊義順手攬住了林傾城纖細的腰肢,甚至在她臉上輕輕的親了一口。

  這一刻,秦城心里充滿了怒火。

  但他并沒有發作,而是大筆一揮,唰唰唰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從今天起,我和林家再無瓜葛!鼻爻锹曇舯涞恼f道。

  林傾城抓起了協議書,興奮地幾乎要蹦了起來。

  “好了,你可以滾出林家了!绷謨A城撲在楊義的懷里,興奮地說道。

  秦城看著林傾城,冷冷的說道:“林傾城,你會后悔的!

  “后悔?”林傾城嗤笑了一聲,“我這輩子最后悔的事兒,就是嫁給了你,趕緊滾吧!林家不歡迎你!”

  “好了,別跟他一般見識!睏盍x一臉得意的說道,“為了慶祝這個大好日子,我請你去吃西餐!

  “好,謝謝老公!”林傾城撒嬌似的說道。

  秦城心在滴血。

  結婚三年,林傾城從來沒有叫過自己一聲老公,而今天卻當著自己的面,如此稱呼另外一個男人。

  他搖了搖頭,一臉苦澀的走出了林家。

  不一會兒,林傾城、楊義還有林青絲便走了出來。

  “看到了嗎?我老公的奔馳!”林傾城冷笑道,“你這輩子估計坐不上奔馳了!

  秦城什么話都沒說,甚至懶得和他們一般見識。

  正在這個時候,不遠處一輛火紅色的法拉利疾馳而來,穩穩當當的停在了秦城面前。

  下一秒,便看到一個身材火辣、氣質出眾的女孩,從車上走了下來。

  這女孩約莫二十出頭,水靈靈的大眼睛猶如兩顆寶石,膚色更像是冬季里的白雪,一頭烏黑色的頭發自然垂在兩肩,修長的大腿在短裙的包裹下,更是顯得完美絕倫。

  “好漂亮...”林青絲忍不住失聲呢喃,在她面前,即便是林家的姐妹花,也瞬間黯然失色。

  “秦城,事情還沒辦完嗎?趕緊上車吧,我爺爺還在等你呢!边@女孩對秦城眨了眨眼,一臉親昵的說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禁看向了這里。

  不僅僅是頂級豪車的吸引力,更多的,反而是這個女孩身上獨特的氣質。

  “蘇小姐,您怎么來了!鼻爻堑男那椴⒉缓,強顏歡笑的表情顯得有些奇怪。

  蘇婉是個聰明人,她隨意的瞥了一眼不遠處的林家姐妹,隨即淡笑道:“我爺爺今晚上有個宴會,你忘了嗎?趕緊上車吧!

  秦城本來并不想參加這個宴會,但當面拒絕這樣一個傾城女子,想來任何人都做不到。

  于是,秦城便點了點頭,跟著蘇婉上了車。

  一陣發動機的轟鳴過后,法拉利疾馳而去。

  激起的塵土,讓林家姐妹以及楊義顯得灰頭土臉。

  “這個窩囊廢怎么會認識這種女人?”林傾城憤憤的跺腳道。

  相比之下,楊義的奔馳顯得不值一提。

  而楊義還沉浸在蘇婉的美貌當中沒有回過神。

  看到這幅場景,林傾城頓時更生氣了。

  她狠狠地捏了楊義一下,生氣的說道:“你看什么呢?你要是喜歡你就去追她啊!”

  楊義這才回過神來,他連忙笑道:“瞧你說的,我心里只有你一個人,怎么會去看別的女人呢?我只是在想,秦城這種廢物,怎么會勾搭上這種女人呢?”

  “肯定是找人演戲唄!绷智嘟z堵了嘟嘴,盡管她不愿意承認,但她心里很清楚,蘇婉比她漂亮太多了。

  “一定是這樣!”林傾城用力的點了點頭,在她眼里,秦城就是一個一無是處的廢物,怎么會泡的上這種白富美?

  “好了,不管他了,我們趕緊去吃飯吧,一會兒要來不及了!睏盍x淡笑道。

  ...

  蘇家別墅,坐落在濱城頂級的小區的正中央。

  這里是一片園林,而蘇家別墅便在這園林當中。

  “老爺,我已經查過了,那個秦城自幼無父無母,是林家老爺子收留養大成人,后來做了上門女婿!币粋西裝革履的男人恭敬地站在蘇老爺子面前。

  蘇老爺子眉頭一皺,繼續問道:“林家?京都的林家?”

  “不,是濱城的林家!碧K老爺子的管家連忙解釋道。

  “沒聽說過!碧K老爺子搖了搖頭,隨即問道:“這么說來,他毫無背景?”

  “是,并且我查過他的生平,并沒有從醫的經驗,這些年來一直在林家洗衣做飯!惫芗胰鐚嵒卮鸬。

  蘇老爺子聽到這里,不禁啞然失笑。

  他搖了搖頭,嘆氣道:“看來是我高看他了!

  管家也默默點頭,似乎贊同蘇老爺子的話。

  “老爺,京都的孫醫生已經答應為您看病了!边@時候管家繼續道。

  蘇老爺子聞言頓時大喜,他連忙撫須笑道:“看來我這張老臉還是有幾分薄面的,哈哈!

  “老爺您說笑了!

  正說著呢,蘇婉和秦城兩個人并排著走了進來。

  “爺爺,人我給你帶來了!碧K婉拽著蘇老爺子的胳膊,撒嬌似的說道。

  蘇老爺子寵溺的笑道:“好,好,那就趕緊入席吧!

  隨后,幾人一同走進了別墅的客廳里。

  整個客廳采用的是中式裝修,所有的家居幾乎都是實木組成。

  有頂級紅木,有上等黃花梨、楠木甚至是紫檀木。

  秦城坐在餐桌前,顯得有些拘謹,而蘇老爺子看似祥和,卻不怒自威,讓人生畏。

  很快,便有一排排保姆端著飯菜走了上來。

  這些飯菜秦城從未見過,即便是在林家,也不曾有人吃過。

  “這是我從國外帶回來的紅酒,來,給秦小兄弟倒上一杯!碧K老爺子撫須笑道。

  身旁的保姆連忙走向前,問秦城斟上了一杯紅酒。

  秦城也不知道說什么,只能連連道謝。

  不遠處的蘇婉看到他這幅拘謹的樣子,忍不住捂著嘴偷偷笑了起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蘇老爺子擦了擦嘴,他和煦的望著秦城,說道:“秦小兄弟,你救了我一命,說吧,有什么想要的,我都可以滿足你!

  秦城連忙搖頭道:“要不是蘇小姐救我,我可能都已經死在路邊了,我救您是應該的,所以...我什么都不要!

  “當真?”蘇老爺子淡笑道。

  秦城還沒來得及回答,一旁的蘇婉便說道:“我爺爺從不虧欠別人人情,還是趕緊說吧,在濱城還沒有我爺爺辦不成的事呢!”

  秦城張了張嘴,他心里閃過了無數個念頭,甚至想到了借用蘇老爺子的手教訓林傾城、楊義這對狗男女。

  但最終,秦城只是搖了搖頭,說道:“我什么都不要!

  這倒是讓蘇婉有些驚訝,眼神當中不禁閃過了一抹異彩。

  蘇老爺子笑了笑,隨即揮了揮手,身邊的管家連忙拿出來了一張銀行卡。

  “這卡里有點錢,雖然不多,但是我的一片心意,秦小兄弟可萬萬不能拒絕!碧K老爺子淡笑道。

  秦城剛要拒絕,蘇婉便不由分說的把銀行卡塞到了秦城的口袋里,眨眼道:“收下吧,如果我沒猜錯,你現在身上分文不剩吧?”

  秦城忍不住苦笑了一聲,她說的沒錯,被林家如此狼狽的趕了出來,身上又哪來的錢。

  飯畢以后,蘇老爺子揮手道:“我有些累了,就先休息了,秦小兄弟要是不介意,可以在蘇家住一段時間!

  秦城急忙起身道:“不必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居家三年的秦城,性格顯得有些自閉,這種場合他一分鐘都不想呆下去。

  扔下這句話后,秦城便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蘇家別墅,二樓。

  蘇婉急匆匆的跑到了蘇老爺子身前,一臉興奮的說道:“爺爺,秦城已經答應幫你治病了!”

  而蘇老爺子卻并沒有想象中高興,他笑意盈盈的說道:“這年輕人壓根不懂醫術,怎么幫我治病?”

  蘇婉眉頭一皺,有些不悅的說道:“你調查他了?”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漫玉文學] 回復數字36,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婉兒,不要怪爺爺小心,像我們這種家庭,不知道有多少人盯著,我不得不防啊!碧K老爺子嘆氣道,“京都的孫醫生已經答應來幫我看病了,就不勞煩秦城了!

  話雖如此,但蘇婉依然滿面不高興,她有些生氣的說道:“他可是救了你一命!怎么會沒有醫術!我不管,人家已經答應我了,你必須讓他給你治病!”

  蘇老爺子無奈的說道:“好好好,我答應你還不行嗎?”

  “這還差不多!碧K婉哼聲說道。

  蘇老爺子雖然答應了蘇婉,但心底卻并沒有當回事兒。

  他已經知曉了秦城治病的過程,只是把手放在額頭上,怎么能治病?

  在他看來,秦城或許只是運氣好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