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良家人妻同學會
良家人妻同學會

良家人妻同學會

自從發現老公上個月出差是和他們辦公室之花單獨出去后,我的心情就一直很低沉,因為老公出差前騙我說是自己一個人去,沒想到有人跟我告秘是和美女秘書去的,而原本的一天行程突然也改為兩天才回來,那么那晚他們住哪做瞭什么事。

  我曾幾次在和老公激情的做愛后趁老公心防降低就以試探的口氣問,但老公就是顧左右而言它。

  直到在送洗老公西裝時,洗衣店老闆娘從西裝口袋里拿出一張和美女秘書在101頂樓拍的相片,日期就是出差的隔日,而兩人的輕便裝扮也不像是去和大老闆開會的正式裝扮,那美女秘書更極盡暴露的深V露出一半乳房的T裇和短到露出臀肉的低腰熱褲,兩人就互相勾著手拍好似一對熱戀中的情侶。

  看到相片,我當場氣到哭著跑回家,眼淚如大雨般的落下,哭著哭著腦海里就浮起那奸夫淫婦在旅館里放蕩的景像,愈想愈生氣,我決心要報復,讓老公也體會我現在的心情。

  于是我拭乾瞭眼淚,洗個澡,換上老公幫我買的丁字褲和他禁止我穿的薄紗晚禮服。

  那蕾絲丁字褲,隻有私處有一塊小佈遮著,其他則是用手輕輕一扯即破的蕾絲,而這晚禮服是姊姊在美國賭城買送給我的,后背幾乎全露,上身黑紗貼付著胸罩,隻有在乳頭處里密集蕾絲遮著,可以透視到我D罩杯乳肉,下身裙擺則是幾層薄紗交迭,隻要大步走動就會露大腿,隻在老公晉昇經理的晚會上穿,但當晚幾乎讓我成瞭晚會人人注目的焦點,尤其是讓許多年輕小伙子看著看著那小弟弟就起立致敬,后來老公認為太招搖暴露瞭,就禁止我再穿它。

  今天剛好是大學同學會,本來想輕便穿著去,但我決定拿出來穿,也給老公一個示威,出門時,我把那放晚禮服的空盒還有奸夫淫婦的相片和同學會的請帖放在客廳桌上,也是暗示老公我已發現這一切及他要有心理準備,他老婆要去展示隻為他保養的美麗胴體瞭。

  到瞭同學會的會場,這里是一間以辦各式派對的知名汽車旅館,有游泳池有大螢幕電視,有幾張貴妃椅,當然也有汽車旅館一定有的床和按摩椅。

  我一走進會場,不意外的所有人目光立刻向我這里投射,我刻意大步走,好讓美腿展現出來,主辦的大四班代小陳,立刻色瞇瞇的端著一杯酒迎上來,用驚呼的口氣說:「哇才15年不見,你已從小天鵝變成貴婦瞭」,我笑著接過酒杯,一飲而盡,小陳拍手大讚好酒量,并引導我示意走向一堆男人聚集的角落,沿途和幾個以前同學打招呼,也看到有些妙齡女郎的穿著也是極盡暴露的晚禮服,但遇到我,他們也不得不低頭,至少這D奶晃動的程度再加上可以透視到蕾絲網格胸罩,就讓她們打退堂鼓。

  我還不太想那么早加入男人的小圈圈,如此,可讓他們他心底發癢一下,我走到一半,突然看到大學死黨小玲也來瞭,就走向她去,和她熱烈的聊起大學的回憶。

  后來我才知這個派對雖然是大學同學會,但其實是個小型的直銷招覽會,所以來的就不止有大學同學,還有一些沒見過的人及直銷公司的干部,在聊過幾輪的人后也喝瞭不少紅酒,更是聽瞭不少贊美奉承我身材及打扮的話語,不止生理上有點醉意,心里也獲得不少撫平的安慰。

  一看錶已近10點,本想回家去,小陳突然拉個高大英挺的男士出現在我眼前,有點像日本棒球投手達比修有,溷血的帥氣容貎和180公分沒有啤酒肚的身材,看去約和我差不多的年齡,小陳介紹那是直銷公司亞太區總督導BENSON,因為經過他評定,我是晚會上最美的女士,所以過來向我致謝,如果可以希望到VIP室聊聊,我因為有點酒意,就站著不太穩,突然顛瞭一下,那總督導也很快的扶著我,我想休息一下也好,就答應瞭他的邀請,并向總督導致謝,總督導說比較習慣人家叫他BENSON,不要叫總督導,我也立即改口說:「謝謝你,BENSON」。

 。郑桑惺沂橇硪婚g房間,房間放著音樂不是吵雜的熱鬧電音,已是很浪漫的輕音樂,小陳說他去招呼其他人,沒跟進來。

  我望瞭一下,真想立刻倒在那浪漫風的床上休息,但這是人家的VIP接待室,豈容我亂躺,我到沙發坐下,心里一震,真是柔軟的沙發,整個人沒防備的陷入沙發里,兩雙腳也無法側傾保持女性的體態,一下子就M字腿大開的張著,我敢緊夾緊兩膝,以防姿勢太難看,但裙擺的薄紗已讓我兩腿露出瞭不少春光,BENSON又倒瞭酒來,我搖著手示意不能再喝瞭,他說:「這是薄酒,可以中和一下紅酒的澀味,而且是歐洲最知名酒莊的限量酒,一年隻生產5瓶,此名貴的好酒正好配合我這今天最美麗的晚會QUEEN~」,哇噻,這話聽的真是不喝此酒,怎么對的起我這身裝扮,當下想起身接過酒杯,但沙發太軟還有我的一點醉意,有點難撐起來,BENSON即坐在我身旁,把酒杯遞向我,并輕輕的敬酒,一番寒喧,我也忘瞭時間,BENSON的坐姿離我愈來愈近,我幾乎可以感覺他口中吐出的氣息,心中情意蘯漾,好像有種戀愛的感覺,但理性又告訴我,我已經是為人妻瞭,我才想到這就是外遇的感覺嗎?還在想時,BENSON起身去改放瞭音樂,并邀請我跳支舞,我沒拒絕,伸出手去,他拉我起來,跳舞開始還是中規中距的華爾姿,但可能是我的醉意,踩錯步伐,就不自覺的傾向他身子,BENSON也護著我,并拉向他身子,本來有點抗拒,這會不會太放蘯瞭,但BENSON有力的手臂,一手拉著我的手往他方向靠,一手環著我的腰,我那D奶就這樣,可以輕觸到他的身上,磨著磨著,讓人從乳頭到心里都蘇麻瞭起來,到后來,我整個人都趴在他身上,隨著音樂搖曳,真像又回到18歲的第一支舞,但這是外遇的行為,這么樣趴在男人胸口,BENSON是我第二個如此做的男人,不自覺的我居然掉下淚來啜泣,BENSON擁著我說:「沒關係想哭就哭吧,人生苦短幾回醉,何苦自我設限或把難過放在心里呢!」聽到此我終于放聲的哭瞭,然后向一個陌生的男子訴說著老公外遇的不是,說瞭好一陣子,終于我停瞭下來,BENSON什么也沒說,隻是又更用力的擁著我瞭,不久我情緒緩和,他放開我,屈身看著我的眼,我不好意思的低頭,他竟然親吻起我的臉頰,就在我的淚痕上,我一時也呆瞭,但他很認真的吻瞭幾下,便把雙唇送到我的唇上,又用手把我擁向他的胸膛,我還沒來的及拒絶,唇上瞬間電流,已電的我全身蘇軟,我的手剛好在他胸口,感覺到好大好堅實的胸肌,他的唇一吸一合,口中傳遞給我一種我也不知道的香氣,讓人想多吸幾口,我想著反正隻是吻而已吧,就放下心防閉上瞭眼睛,決定給自己一次補償,誰叫死老公和公司女人亂搞。

 。拢牛危樱希嗡坪醺惺艿,我已開始享受一切,吻的更溼潤更大口瞭,他不僅用唇吸著我的唇,也開始用舌頭來感受我的唇和貝齒,我漸漸的感到有點激情,嘴也微張,BENSON的舌滑瞭進來,當觸及我舌尖時,我又感到更激烈的情緒高張,自己也緊抱著BENSON,用舌回應著他的舌在我口中的激烈撓動,然后我也吸允著BENSON的舌,BENSON把舌往回縮,我放蘯著用舌追逐他的熱情之吻,兩人的舌在口與口間交纒起來,BENSON發出瞭「哦~~哦」的舒爽聲,我回應以「嗯嗯~」的呻吟,BENSON此時的陽具也漸漸頂高起來,我有點想推開,但,激情的淫意,卻讓我用下身搖動著勾引他的陽具來按摩著我的私處,BENSON我手一支環著我的腰,一支開始在我頭髮間來回穿梭,似乎控制瞭我的舌及唇緊緊的纒繞,幾次他的舌回到他口中,我緊張的把舌伸進他口中,吸啜著他香香唾液,絲毫不想離開,也不知吻瞭多久,BENSON開始吻我的耳根,脖子和肩膀,手也由頭往下在背上來回環繞撫觸著我那暴露在外的美背,他的手似是有著靜電,每一根手指在背上肌膚撫摸時,都有一股激情電流由后背流竄到心頭,我就不自主的緊貼他厚實的胸口磨蹭,好滿足我D乳的蘇麻感。

  我的喉間以「嗯~嗯~~」的長吟來舒發激情,BENSON的吻從肩膀脖子又一路回到瞭唇,他展開瞭第二輪的溼吻,我很快的放棄堅守任何唇的貞節,張口用舌引導著他的舌翻攪,兩人的唾液互相交流,一會我緊吸著他的舌,一會他的舌一停的探索我,而他口中有瞭低沉的吼聲,更讓人沉醉在此刻的激情中,我用雙手由他背后勾住瞭他的肩,好讓D奶能在他身上磨蹭,分享一些激情,而墊起腳尖也把下身自動提高,剛好讓私處頂在他高挺的陽具上,幾次無力的下滑,都讓陽具稍稍的頂進一點又滑開,我手再一勾起,又提起來重新頂著他的陽具,似乎有股強勁水流從我私處沖進瞭腦門,瞬間把荷爾蒙全炸開在腦海中,讓我由口發中自然的「嗯~~~」的一長聲,而這呻吟也由BENSON緊貼的口傳遞過去,他會隨著那長長的呻吟而吸住我的舌,我感受BENSON的手掌從我的裙擺伸進去,在我那腎肉上揉搓著,由于是丁字褲,他毫無阻礙的在二片腎肉來回撫揉,也帶動我的下身由上下頂滑他的陽具,變成瞭頂住后左右的搖動,因為我的雙手勾著他的肩,整個人很輕易的被他二隻大手掌捧瞭起來,腳尖離地,其實頂高我的當然還有他的陽具,但還好有裙子及丁字褲的重點阻擋,否則,他一放手,我的身體就被眼前這電人的帥男人給侵入瞭,不過也因為沒有即刻被插入的危機,我也沒有放棄此刻激情,心中突然有挑逗他的心態,更主動的吸吮他,暗示他可以盡所能的來滿足我,BENSON也就更加大力道在我的臀肉上揉著,并讓我下身成一個小小的圓周運動,好像他的陽具已插入般的動著,我很滿足的回報「嗯~~啊~~嗯~~嗯~~啊~~」BENSON每聽到一聲「啊~」就挺高陽具,似乎想進一步突破,雖然沒有突破,但卻是實實在在的把一點的陽具塞進瞭我的私處,隻是有裙子隔著,而我的D奶,也因為身體的上左右下的圓周,主動來磨著他的胸口,兩人的吻已變成相互的人工呼吸,愈來愈急促,口中不是回響著「嗯~~啊~」就是他低沉的「吼~吼~~」,我沉浸在淫蘯的呻吟中,忘瞭這是蕩婦的行為,突然我的私處有瞭不同的感受,塞進去的不是粗粗的感覺,而是有根細細的肉棒在陰唇來回撥著,我有點嚇到瞭回過神來,我把BENSON上身推開,人想從他身上跳瞭下來,可是他的臂力太強,我掙不開,我看著下身,他的褲子還在,那在我陰唇來回撥弄的應當是他的手指頭,才放心些,他下意識到,我的反抗,動作停瞭下來,我居然有種失去什么東西的感覺,但理性也把我的羞恥喚醒,我自顧的看瞭晚禮服,已凌亂不堪,右乳也不知何跑出來瞭,趕緊拉起禮服,遮住右乳,由于人在在BENSON的手上被抬著,BENSON眼神望著我,又讓我迷茫瞭,真是神的杰作,人長的帥就算瞭,連眼神都會讓人瞬間茫然,我低著頭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是好。

  耳中傳來他低沉又磁性的聲音說:「是奇蹟吧!讓我們在此時共渡」他邊說邊又送上瞭吻,我想逃避以示為人妻的貞節,但我始終沒再拒絕,BENSON邊吻邊捉住我的手掌撐開來,兩人十指交扣,似乎透過掌心傳遞瞭兩人的激情電流,我無法推開BENSON,BENSON反吻的更溼黏,他把我稍稍抬高,又把我的臀往下放,陽具毫無阻礙的頂著丁字褲的蕾絲進入有一點進入瞭我的陰唇,我想把自己往上抬好離開那一點的阻礙,于是腳夾著BENSON的腰,BENSON一個重心不穩,兩人剛好跌在床上,我當然是被BENSON壓著,BENSON稍起身,讓我喘息一下,他又吻過來,我呼吸困難的捶著他,他任憑我捶,手從裙擺伸進去,一下就把我的丁字褲的一邊帶子拉斷瞭,他似乎有點意外,我反射動作的用手去拉住丁字褲的佈條,BENSON利用瞭空檔,把我寛鬆的晚禮服很容易的脫下來到瞭腰,他的舌立即在我D乳上舔弄著,我整個人就像被強大電擊,上身一弓,把胸部給挺高瞭,讓BENSON受到鼓舞,口狂吸我的D奶,另一手則撫弄著另一隻奶,我的感受一下強烈到無法自主的呻吟,兩手抱著BENSON的頭,似乎在引導著他幫我解除D奶今晚的封印,D奶上很快被BENSON的口水涂到溼濡,他滑移著來回吸弄,又突然的用唇啣著乳頭拉起來,讓人瘋狂到叫瞭出來,BENSON也不知何時退去瞭他的褲子,一手撥開瞭我的裙擺,我也感受到兩腿間有個粗大的肉棒在磨蹭著,「不!不!不要那樣。拢牛危樱希!」可是他并沒有罷手,反而用力把我抱緊,用嘴唇含著我的乳頭,開始吸吮和愛撫,一股莫名電流在血管奔騰。

  「不~不!別來!」我無力地喊著掙扎著,不想讓老公的綠帽子太大頂或太綠,但一切已漸失控。

 。拢牛危樱希我咽ゲt理智,力氣強大無比。

  他用另一隻手愛撫著我的乳房,也舔我敏感的乳頭,一陣水一陣的快感向我襲擊,全身弓起又放下好像歷經瞭高潮的抽搐。

 。拢牛危樱希蔚哪浅錆M電力的手撫摸我的私處,漸漸地呼吸急促,那粗壯的手指已經伸進我的陰道中勾撫,熱烘烘的嘴唇吸吮著我的乳頭,那快感使我欲仙欲死的瘋狂瞭,我隨著他的姿勢調整似乎在配合他的沖擊,我不停地弓起臀部或扭動腰,他在我身體內的手指,就像樂團指揮,每一撫弄,就讓我呻吟長聲,每一退出,就讓我發出哀鳴,在哀鳴后又是一再的長吟,他的手指愈來愈快,有瞭水聲配合著淫叫,我也漸漸進入恍惚狀態,陶醉于那興奮剌激的陣陣浪潮,接著我的下身弓起陰部開始收縮,BENSON的手指按揉著陰道內上端讓我發出「啊~~啊~~啊~不~~不~~要~~哦~~~~」我感到陰道一陣陣收縮夾著什么東西,然后那東西退出陰道,陰道似乎排出瞭一些淫水,我也失去瞭意識,難道我高潮瞭,但不管瞭,就是很爽,至少沒被別男人陽具入侵。

【完】